1. <em id="nnlw9"></em>

    2. <span id="nnlw9"></span>
      <progress id="nnlw9"></progress>
      微信掃一掃
      關注我們
      IPv6
      聯系電話 0591-87803700
      信訪舉報 0591-86309245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ciamc >資訊中心 >黨建在線 >習近平在福建(十一):“近平同志是統戰工作的典范”

      習近平在福建(十一):“近平同志是統戰工作的典范”

      2020-09-04

              采訪對象:汪毅夫,1950年3月生,臺灣臺南人。1987年11月起任福建社會科學院助理研究員、副研究員、研究員、現代臺灣研究所副所長。1997年4月至2012年9月任臺盟福建省委主委。1998年1月至2008年1月任福建省副省長。2006年12月任臺盟中央副主席,2007年12月任臺盟中央常務副主席,2012年12月至2017年12月任臺盟中央副主席、全國臺聯會長。

              采   組:邱  然   陳  思   黃  珊

              采訪日期:2019年6月20日

              采訪地點:中央黨校電視臺演播室

              采訪組:汪毅夫先生,您好!上世紀90年代中期,您是臺盟成員,習近平同志是中共福建省委常委,請您談談你們是如何相識的?

              汪毅夫:我們相識是1994年。當時近平同志是福建省委常委、福州市委書記,我是福建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員,所在黨派是臺灣民主自治同盟。那時候中共福建省委有一項不成文的制度,就是每個常委要交幾名黨外朋友,以促進統戰工作。根據安排,近平同志同我建立了聯系。我接到通知,去和他見面。在我的預想中,同市委書記談話應該是很嚴肅的。但見面之后,我深切感受到近平同志熱情親切、平和沉穩、真誠中肯,沒有套話、空話,更沒有官腔。我們第一次聊天就很愉快,很融洽,我覺得我們可以像朋友一樣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初次見面,近平同志給我留下很好的印象。以后,我們果真成了朋友。他不僅告訴我他辦公室的電話,也告訴我他家的電話,跟我說,你隨時都可以給我打電話。其后,我雖然從未給他打過電話,但和他接觸越來越多,我們之間經常聯系,時或有相談甚歡的機會。在我的記憶里,近平同志找我談話是沒有預設話題的,單純作為朋友聊聊各自的讀書心得,談社會上發生的各種各樣的事情。有一次我們談到《大藏經》,近平同志對《大藏經》及其涉及的多學科內容都很熟悉,這令我大為嘆服。我們的話題涉及歷史、文化、哲學、文學、社會心理學等,他的見解給了我啟發。當然,他也曾詢問我學術上的問題,我當時的回答往往是膚淺的。于今思之,頗感羞愧,又頗感動于他虛心傾聽的寬容。隨著交往的深入,我把近平同志視為一位志趣相投的“學友”,學術上的朋友。

              采訪組:上世紀90年代末,你們開始在一個班子里工作,工作當中有沒有碰撞出什么“火花”?

              汪毅夫:1998年,我任福建省副省長。1999年8月起,近平同志先后任福建省代省長、省長。在一個班子里工作后,我是他的助手。有時候,我們對工作有一些不同理解,因為熟知他的民主作風,所以經常直言不諱,表明意見。我性子比較直,有時候表達意見的方式比較沖,經常會直接說“這不對”“這件事不應該這么處理”等等,甚至有一些話可能讓旁人聽來覺得刺耳。我發表意見建議的時候,近平同志從沒有表現出不耐煩,總是耐心地聽,有時還記在他的小本子上。

              有一次,近平同志對我說:“毅夫,你敢于直言,耿直率真,這是你的特點也是你的優點。應該說,現在這樣的特點和優點是稀缺的,很好!”我說:“我對您講話才這樣。在別人面前,我當然也會想一想,要么不講話、要么講真話,不講話的時候多一些?!敝v到這里,我們都笑了。

              近平同志也很明確地對我說:“毅夫,你有意見和建議一定要提,你的意見我會很尊重,但我不會都采納,因為很多事情的處理我要通盤考慮?!蔽艺f:“提出意見和建議是職責所在,僅供您參考,我不固執己見?!被叵肫饋?,近平同志曾采納了我的部分意見,也曾采納我意見中的部分內容。

              我是一名黨外干部,但近平同志對我是信任的,鼓勵我把握好中國共產黨的統戰政策。他經常囑咐我說,宗教無小事,對臺無小事,涉外無小事。統戰工作的方方面面都很重要。

              近平同志善于團結黨外干部、知識分子,是統戰工作的典范。我曾對他說:“作為黨員領導干部,您對黨外干部、知識分子的尊重是由衷的,我們都感受到了,都非常認可?!苯酵韭犃艘院笳f,共產黨人對黨外愛國民主人士當然要真誠。他說他從小就看到自己父親習仲勛同志對黨外干部、知識分子和各界愛國民主人士十分尊重、關心,真心實意和他們交往相處,自己當然也會這樣做。共產黨和民主黨派的關系,是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框架下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關系。無論什么黨派,大家共同的目標都是中國的強大與發展,都是人民生活的幸福。在這個目標上,是沒有黨派之分的。近平同志的這番話讓我既感動又很受教育,至今還記得很清楚。

              我作為黨外干部,擔任副省長,分管省政府一些工作,同時我又是學者。我知道,這兩個角色不可混淆。作為省政府分管領導,我發表涉及宗教、兩岸關系的講話前,會主動把講稿給近平同志過目,如果有不妥之處,請他讓工作人員及時告訴我。近平同志多次對我的講話稿提出過意見,他的意見大多是肯定和鼓勵,讓我非常感動。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主持省政府工作期間,對加強宗教管理工作提出過一些意見,請您舉個例子講講。

              汪毅夫:那我就講講對民間信仰活動的管理吧。由于歷史原因,福建的民間信仰活動場所和信民比較多,長期以來缺乏管理,甚至沒有一個特定的部門去管。民間信仰覆蓋面又很廣,在缺乏管理的情況下可能發生甚至已經發生嚴重問題。

              近平同志召集我們研究如何加強這方面的管理。當時福建民間信仰活動場所至少有10萬個。有人說,要把這些活動場所全都管起來,得派10萬大軍。近平同志講,場所是固定的,但人員卻不是,我們還是先不要刻舟求劍,應該先以管理民間信仰的活動為切入點,先把涉臺、涉僑、涉外的民間信仰活動管起來,把新建、擴建、重建祠廟的活動管住。近平同志的指示,牽住了“牛鼻子”,讓我們茅塞頓開。這樣,在2000年省級黨政機構改革中,民族與宗教事務廳的定崗、定編,以及開展相關管理工作,都有了可操作性。后來,他關于民間信仰管理的思路,在工作實踐中確實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采訪組:請您講講您和習近平同志在省政府工作期間下鄉調研的事例吧。

              汪毅夫:1998年,近平同志任省委副書記的時候,我是副省長,分管民族工作。他有一次到閩東調研,經省政府同意,帶著我一起去。在閩東調研期間,近平同志主要考察當時“村村通工程”的公路、電力、管網等方面的建設情況,“造福工程”的進展情況,同時也要面對和解決很多很具體的問題。

              比如,有的村民聚居點遠在村外,規模只有一兩戶,但位置又很偏遠,電力和公路要鋪設過去成本非常高,請他們搬遷下來則更為妥當,有利于他們的生活和發展。

              還有茶葉生產和加工的情況,也是他考察的范圍。我們在一位農民家里看烘焙茶葉的過程,農民戴一個大草帽,我們也各戴一個大草帽。近平同志一邊看農民給我們演示生產過程,一邊認真細致地問他生產生活上的各種問題。

              近平同志還深入到老百姓家里去看,跟當地農民座談,具體了解他們是什么時候從山上搬下來的,地方政府做了哪些工作,目前還面臨什么困難,有沒有可靠的收入來源等等。

              近平同志沿途還重點考察了閩東一些地區因石材加工造成的水源污染問題,現場召開辦公會,提出治理污染的具體舉措,要求當地干部限期整改、定期匯報,省委按程序進行督查,以便有效推進污染治理工作進展。

              這次調研,原寧德地委書記呂居永也和我們同行。呂書記年紀大了,近平同志一路上對他非常關心照顧。在調研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省委有重要事務,通知近平同志回去開書記辦公會,他馬上準備返回,并安排了接下來的調研行程:第一,接下來的調研由汪毅夫副省長帶隊,所有工作人員要聽從汪副省長的指揮。第二,汪副省長和各位同志都要尊重和照顧老同志。

              于是,近平同志中途趕回福州,我繼續帶隊調研,按照他的方法一項一項地進行調研工作,把閩東地區老百姓的生活了解得透徹清楚,對各項重要問題進行了采集、匯總。我深切感覺到,按照近平同志的方法開展調研,確實工作量很大,非常辛苦,但工作做得很扎實,調研效果也非常好。 

              采訪組:請您講幾件習近平同志主持省政府工作期間給您留下深刻印象的具體事項。

              汪毅夫:我先講一個近平同志推動兩岸交往的具體事例。近平同志主持省政府工作期間,一直踐行和推動“兩門對開,兩馬先行”(即廈門和金門、馬尾和馬祖)的兩岸交往,在這個思路之下又有很多增進兩岸交往的具體舉措。2002年上半年,馬祖連月不雨,居民的生產生活遇到嚴重困難。馬祖方面主動提出由大陸給他們供應淡水。近平同志決定召開省政府會議,專題研究向馬祖供水的具體方案,切實推動這項工作,并委派我具體實施。2002年5月4日,在福州馬尾貨運碼頭,5條輸水管連接“金航二號”送水船后,注水閥門開啟,約5小時后滿載著2300噸自來水和福建人民深情厚誼的送水船抵達馬祖,讓臺灣同胞喝上了來自祖國大陸的甘泉。

              還有一件事,就是近平同志擔任省長期間,主持福建土樓申報世界遺產的政府專題會議并作出重要決策。那次專題會議上,大家就決定申報本身是沒有異議的,但在具體細節上出現了比較嚴重的分歧。福建土樓有兩個分支,一個是客家土樓,一個是閩南土樓??图胰苏J為,客家土樓是客家文化的象征,是客家人創造的;閩南人另有看法,閩南地區也有土樓,并且已經有閩南土樓成為國家文物保護單位,閩南土樓不是客家土樓。主管申報工作的國家文物局領導和專家則認為,無論以客家土樓還是以閩南土樓為主體進行申報,文化上的意義都較為狹隘,是難以申報成功的。因為這是一個涉及以后千百年的“署名權”問題,各方爭吵不休,誰都不愿意作出妥協。近平同志說:“毅夫,你說說看?!?/p>

              我說:“客家民系、閩南民系,都創造了土樓,在文化上起了一個‘1+1>2’的作用。我們不能單獨以客家土樓申報,也不應該單獨以閩南土樓去申報,應該以福建土樓去申報。具體聽誰的?我們必須顧全大局。第一,‘申遺’是專業性很強的工作,必須聽專家的。第二,發揚民主,必須聽大家的,不能光聽任何一方的。第三,‘申遺’是國家行為,必須聽國家的?!?/p>

              近平同志在聽取了我和大家的意見后,當機立斷,當場就作出了決策,以福建土樓的名義去申報。同時,他還指示我,要繼續做好說明和說服的工作。

              2008年,我到北京臺盟中央工作了。2008年11月,福建土樓申報世界遺產成功。那時,近平同志已在中央工作,我就通過他的秘書向他報告了這個好消息。

              采訪組:您到北京工作以后,和習近平同志還有聯系嗎?

              汪毅夫:我到北京工作以后,到近平同志辦公室同他見過幾次面。有時候他找我談話,我向他匯報一些對臺工作方面的情況。第一次去的時候,由于約定的時間接近飯點,我還以為他會留我吃飯,結果談得很遲了還是讓我回家吃飯。秘書同志笑著告訴我,首長還得工作,還沒顧得上吃飯。另有一次,因為我們談話的時間比較長,秘書進來催促他還有別的事情要處理。近平同志無奈地說,毅夫,我很喜歡跟你聊,也必須跟你聊,但只能留待下次了。

              現在,我已經光榮退休。但我相信,真誠的情感和關系是不會改變的。我們是有近30年交情的老朋友,但交往從無一語亦無一事及于私。能夠成為近平同志的一位黨外朋友,吾生幸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