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nnlw9"></em>

    2. <span id="nnlw9"></span>
      <progress id="nnlw9"></progress>
      微信掃一掃
      關注我們
      IPv6
      聯系電話 0591-87803700
      信訪舉報 0591-86309245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ciamc >資訊中心 >行業資訊 >強監管架起公司信用類債市“防火墻”

      強監管架起公司信用類債市“防火墻”

      2021-08-30

        人民銀行、銀保監會日前聯合國家發展改革委等六部委發布了《關于推動公司信用類債券市場改革開放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吨笇б庖姟凡粌H是對以往多年公司信用類債券市場的一次全面撥亂反正,而且其指導意義不亞于被稱為“資管新規”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中國公司信用類債券市場也由此進入去風險、大一統的井然有序時代。

        包括企業債券、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公司債券在內的公司信用類債券托管余額至今年6月底達到了29.3萬億元,占整個債券市場托管余額的23.7%,僅次于金融債券居第二位。體量擴張的同時,信用類債券的違約規模也日益增長,去年違約金額超過500億元,創過去5年新高,今年上半年違約規模又達984億元,大幅超過2020年的全年水平,同時違約發行人數同比增加近四成。

        一般來說,下半年是全年企業違約爆發的集中期,而且在美聯儲貨幣政策口徑可能收緊的背景下,國內信用環境不會出現大幅度放松,企業融資半徑因此受到壓制。微觀上看,部分僵尸國企盈利及流動性問題較為突出,優勝劣汰尾部出清或將繼續,同時因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挪用資金與違規擔保以及關聯方占款高導致的民企內控問題進一步凸顯,金融機構對其表現出的避險意識顯著增強,外加房地產企業高杠桿、高度金融化特征的后果發酵,故此判斷下半年超5萬億元的到期回售信用債不僅償債壓力增大,而且違約高發的風險仍將持續。

        糾錯校正是所有政策規范的明確指向,目的是將風險傳導鎖定在最小的范圍之內,并最大程度地減少實際損失,但除了即時性的止痛祛病外,政策的方向目的更應突出防患于未然,尤其是在跨周期管理的語境導向下,政策能效更須展現出前瞻性與預見性。以此觀之,《指導意見》在強化加大公司信用債市場現實整飭砝碼的同時,更多地是彰顯筑牢市場準入、早期干預和處置退出立體“防火墻”的戰略訴求。

        首先是標準統一“防火墻”。國內信用債市場長期以來分為銀行間、交易所兩大市場,不僅彼此分割,而且存在“鐵路警察”式的多頭管理,如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企業債、公司債分別由央行、同意發改委和證監會監管,不同的監管模式產生了差異化的標準,加強了金融機構間不公平競爭,也產生了監管套利的空間。因此,為了完全打通兩個市場,《指導意見》規定公開發行公司信用類債券由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或者國務院授權的部門注冊,相關標準應統一,在基礎上,要求統一規范債券交易行為,實現交易管理與發行管理有效銜接,防范監管套利,并提出了統一公司信用類債券發行和存續期間的信息披露要求。與此同時,《指導意見》強調債券市場統一執法機制安排,即由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依法對涉及各類債券品種的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內幕交易、操縱證券市場以及其他違反證券法的行為,依據新證券法有關規定進行認定和處罰。

        其次是定價機制“防火墻”。針對信用債券一級市場中存在的人為強勢壓低利率、低價包銷以及地方政府的各種隱性背書等頑疾,《指導意見》明確要求信用債須更多使用國債收益率作為定價標準,同時提出形成充分反映信用分層的信用風險定價體系,重點是厘清政府與企業邊界,區分政府與國企、城投平臺的信用界限,要求政府不得通過企業舉債融資或為企業發債提供各種擔保,企業債務不得由政府償還或由財政兜底,即“誰借誰還、風險自擔”。另外,《指導意見》嚴禁政府部門、發行人對發行定價的不當干預,嚴禁承銷機構通過募集資金返存等方式變相壓低發行利率、扭曲市場化利率形成機制。

        再次是發行行為“防火墻”。一方面,《指導意見》明確提出限制高杠桿企業過度發債行為,同時對資產負債率明顯高于行業平均水平、經營擴張較為激進、關聯關系復雜的發行建立約束機制;另一方面,《指導意見》禁止結構化發債行為,也就是禁止發行人直接或間接認購自己發行的債券,同時要求主承銷商、承銷商、投資人等不得蓄意協助發行人從事“自融”行為。不僅如此,《指導意見》嚴禁私募債變相公開發行,包括通過拆分發行、降低投資者準入門檻等方式變相公開發行行為,以規避公開發行管理和投資者適當性要求為目的、實質上降低信用高風險的債券出售給風險識別與承擔能力較弱投資者的違法違規行為。

        第四是關鍵主體“防火墻”。本著壓實責任、硬化約束的監管原則,《指導意見》明確要求強化發行人及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的信息披露主體責任,重點突出對發行人重大資產重組、資產抵押質押、股權變動及違約處置進展等重要信息的披露,明確承銷機構、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相應的信息披露義務和職責,在此基礎上,《指導意見》要求對中介機構存在的盡職調查不充分、受托管理不到位等問題,有關部門應依法嚴肅問責,對違法違規情節嚴重的,有關部門應依法采取限制業務資格、移送司法機關等措施,強化市場監管和違規處罰。

        第五是信用評級“防火墻”?;谛庞脗袌錾显u級虛高、評級尋租以及高評級債券違約率增加等諸多現實詬病,《指導意見》明確要求評級機構須構建以違約率為核心的評級質量驗證方法體系,推動形成有區分度的評級標準體系,逐步將高評級主體比例降低至合理范圍內。同時,《指導意見》強調加強對跟蹤評級之后、大跨度級別調整、更換評級機構后上調評級等行為的監管約束,提升評級機構風險預警功能,推動信用評級機構切實發揮債券市場“看門人”作用。為了降低對外部評級依賴,《指導意見》鼓勵提升投資機構內部評級能力,鼓勵發行人選擇開展主動評級或投資人付費評級,由此形成雙評級、多評級以及不同模式評級的交叉驗證格局。另外,《指導意見》突出了將信用債評級話語權交給市場的政策導向,取消了公開發行公司債券信用評級的強制要求。

        最后是風險處置“防火墻”。本著市場化、法治化的違約處置機制以及提升市場出清效率的原則精神,《指導意見》提出要強化發行人市場意識和法治意識,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建立良好的地方金融生態和信用環境,并以“零容忍”態度嚴肅查處惡意轉移資產、挪用發行資金等各類違法違規行為,嚴懲逃廢債行為,禁止企業借債務重組和破產之機“甩包袱”“卸擔子”。在此基礎上,《指導意見》提出了健全仲裁調解等非訴訟債券糾紛解決機制,探索集體訴訟和當事各方和解制度;健全債券持有人會議等投資者保護制度;按照“依法合規、商業自愿、能力匹配、風險隔離”原則,完善受托管理人制度等一系列的違約債券處置的基本制度流程。

      來源:國際金融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