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nnlw9"></em>

    2. <span id="nnlw9"></span>
      <progress id="nnlw9"></progress>
      微信掃一掃
      關注我們
      IPv6
      聯系電話 0591-87803700
      信訪舉報 0591-86309245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ciamc >資訊中心 >行業資訊 >資管新規又一配套細則出臺!標債認定規則明確,“非非標”定性“非標”

      資管新規又一配套細則出臺!標債認定規則明確,“非非標”定性“非標”

      2020-07-06

        作為資管新規的重要配套細則,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相關認定規則備受市場期待。7月3日,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自2020年8月3日起施行。

        該規則此前于2019年10月12日公開征求意見。與征求意見稿相比,正式稿中有三處在表述上做了進一步修改完善。

        此前,資管新規對于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列出了5項條件:一是等分化,可交易;二是信息披露充分;三是集中登記,獨立托管;四是公允定價,流動性機制完善;五是在銀行間市場、證券交易所市場等經國務院同意設立的交易市場交易?!墩J定規則》細化了資管新規關于標債資產的上述5項要求及相關認定標準,并在過渡期安排、監管要求等政策導向上,與前期政策保持一致,既沒有制造進一步緊縮的預期,也沒有放松監管要求。

        央行相關人士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認定規則》將標債資產與非標資產進行清晰界定,有利于資管行業、金融市場的規范發展和風險防范。

        “非非標”定性“非標”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認定規則》將部分前期市場普遍關心、性質模糊的金融產品明確為非標資產,包括銀行業理財登記托管中心有限公司的理財直接融資工具、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有限公司的信貸資產流轉和收益權轉讓相關產品、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有限公司的債權融資計劃、中證機構間報價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憑證以及上海保險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債權投資計劃、資產支持計劃。

        事實上,對于信托貸款、委托貸款、債權融資計劃等非標資產,市場前期已有共識。在資管新規發布后,絕大多數市場機構已經主動按照要求調整不合規資管業務、壓降非標資產規模。但是,對于理財直接融資工具等部分金融產品,由于未被列入原銀監會《理財業務統計表》(G06表)的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當中,所以被市場稱作“非非標”。

        央行相關人士表示,此次《認定規則》將這些“非非標”明確為非標資產,有利于穩定市場關于非標資產范圍的預期。

        同時,《認定規則》對存量的“未被納入本規則發布前金融監管部門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統計范圍的資產”(即“非非標”),在資管新規過渡期內豁免了非標資產有關監管要求,這使得金融機構可以根據自身整改計劃,自主合理做好投資安排。市場也普遍支持“非非標”資產過渡期豁免安排,認為有助于防范處置風險的風險,支持市場平穩過渡。

        “上述產品明確為非標,但并不代表這些機構不能再創設新的標債資產?!鄙鲜鋈耸空f,上述機構均具備申請標債資產認定的資格。

        標債資產認定路徑明確

        根據《認定規則》,標準化債權類資產是指依法發行的債券、資產支持證券等固定收益證券,主要包括國債、中央銀行票據、地方政府債券、政府支持機構債券、金融債券、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公司債券、企業債券、國際機構債券、同業存單、信貸資產支持證券、資產支持票據、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的資產支持證券以及固定收益類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等。

        《認定規則》指出,其他債權類資產被認定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應當同時符合前述5項條件。符合要求的機構,可向人民銀行提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申請,人民銀行會同金融監督管理部門進行認定。

        “明確標債資產認定路徑,有助于引導新增債權類資產向債券等標債資產規范轉型,有利于提升市場直接融資比重?!鄙鲜鋈耸勘硎?,在不干擾正常融資、不改變市場標準的情況下,《認定規則》提供標債資產認定的路徑,消除市場對非標資產清理“一刀切”的疑慮和誤讀。這樣既有利于化解非標資產難入表、難接續的問題,又有利于非標資產的規范發展,為市場增添了彈性。

        自資管新規發布以來,市場對資管新規的資管產品投資要求適應性已明顯增強。從當前市場運行情況看,金融機構資管產品的投資模式已逐步轉型,非標資產投資有序壓降,并逐步轉向投資債券和存款等表內資產。

        從資管新規的角度來看,非標資產主要在估值和信息披露方面不是標準化的。事實上,資管新規等監管政策也并沒有限制投資非標,而是設置了投資比例上限。這是為了在宏觀上避免資管產品都走非標所帶來的透明度的缺失,最終是為了提高資管領域里的透明度和凈值化程度。

        “我們應該客觀地看待標債資產與非標資產的利與弊,標債透明度高、轉讓方便;非標收益高,但流動性欠佳,風險相對較大。監管政策并未強制非標資產進行轉標,而是將投資標債資產的主動權交給市場機構?!鄙鲜鋈耸勘硎?。

        標準化票據基本明確為標債

        6月末,央行發布《標準化票據管理辦法》。自2019年8月上海票據交易所申報創設2019年第1期標準化票據以來,標準化票據便成為市場關注的對象。

        《管理辦法》將標準化票據定義為存托機構歸集核心信用要素相似、期限相近的商業匯票組建基礎資產池,以基礎資產池產生的現金流為償付支持而創設的等分化受益憑證,屬于貨幣市場工具。市場普遍認為,這意味著前期處于“試點”階段的標準化票據基本被明確為“標準化債權資產”。這也代表著今后資管產品可以投資于標準化票據,票據市場的深度與廣度將進一步擴展。

        央行相關人士表示,從資管新規關于標債的估值、流動性等實質要求和《管理辦法》規定的五項條件來看,標準化票據與標債的要求契合度較高。標準化票據將票據按一定的標準歸集后,在債券市場交易流通,充分發揮債券市場定價機制透明、風控管理成熟等優勢,提高交易規范性。標準化票據是對票據現行交易機制的進一步優化,有利于增強票據融資功能和提高市場規范,實現資管產品對票據資產的主動管理和凈值管理。從長遠來看,標準化票據有利于進一步推動票據市場規范發展,提升市場深度,更好發揮票據在支持中小企業融資和供應鏈金融中的作用。

       

          來源: 中國金融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