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nnlw9"></em>

    2. <span id="nnlw9"></span>
      <progress id="nnlw9"></progress>
      微信掃一掃
      關注我們
      IPv6
      聯系電話 0591-87803700
      信訪舉報 0591-86309245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ciamc >資訊中心 >黨史百年 >黨史百年 | 黨史百年回眸——1941年

      黨史百年 | 黨史百年回眸——1941年

      2021-05-10

      打退和制止國民黨頑固派的反共高潮

      1939年冬至1940年春,國民黨頑固派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中國共產黨給予堅決回擊,并在總結反摩擦斗爭經驗的基礎上,為了堅持、鞏固和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制定了“發展進步勢力,爭取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的策略方針,以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自衛立場和“有理、有利、有節”的原則。

      1941年1月,國民黨頑固派制造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新四軍軍部及所屬皖南部隊9000余人,在遵照國民黨軍事當局的命令向北轉移途中遭到國民黨軍8萬余人的伏擊和圍攻,除2000余人突圍外,一部被打散,大部壯烈犧牲或被俘,軍長葉挺在同國民黨軍進行談判時被扣押,副軍長項英在突圍過程中遇害。

      面對嚴重的形勢,中國共產黨仍然以抗日的大局為重,在軍事上嚴守自衛,在政治上堅決反擊。1941年3月,蔣介石迫于壓力公開保證絕不再有剿共的軍事行動,至此,國民黨頑固派第二次反共高潮被擊退。

      中國共產黨堅持抗戰、團結、進步的方針,連續打退或制止國民黨頑固派反共高潮,這表明黨已有了能夠駕馭復雜局面的成熟的領導集體,既不在突然事變前驚慌失措、一味妥協讓步,也不采取冒險行動,給破壞團結抗日的勢力以借口。黨在全國的政治地位空前提高,更加證明它是團結全民族堅持抗戰的柱石。

      敵后軍民艱苦的反“掃蕩”、反“清鄉”斗爭

      抗日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后,敵后戰場的斗爭形勢日益嚴峻。1941年至1942年,是中國敵后抗戰最為困難的時期。日本侵略者企圖把中國變成它進行太平洋戰爭的后方基地,決意加緊對華作戰。

      日軍在華北反復進行“治安強化運動”,對占領區人民實行殘暴的殖民統治、經濟掠奪和奴化教育。對各抗日根據地發動空前殘酷的毀滅性的“掃蕩”和“清鄉”,實行野蠻的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政策,使用毒氣和細菌武器,制造無人區,企圖摧毀敵后抗日軍民的生存條件,消滅共產黨及其領導的敵后抗日武裝。1941年1月下旬,日軍1500余人“掃蕩”冀東豐潤的潘家峪時,將全村男女老幼驅趕到一個大院內,以機槍掃射,屠殺群眾約1300人,燒毀房屋千余間,造成慘絕人寰的“潘家峪慘案”。

      在反“掃蕩”、反“清鄉”斗爭中,敵后軍民創造了很多極為有效的殲敵方法,如麻雀戰、地道戰、地雷戰、破襲戰、水上游擊戰等,還創造了建立武裝工作隊等斗爭形式,發展了人民戰爭的戰略戰術。1941年至1942年,八路軍、新四軍和游擊隊,民兵共作戰4. 2萬余次,斃傷俘日、偽軍33.1萬余人。敵后軍民的反“掃蕩”斗爭,牽制、消滅了大量日軍,成為中國堅持長期抗戰最重要的因素,也是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巨大支持。

      在艱苦的敵后抗戰中,廣大軍民中涌現出無數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1941年9月,在冀西狼牙山地區,八路軍戰士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宋學義、葛振林,為掩護黨政機關和群眾轉移,主動把日、偽軍吸引到自己身邊,一步步退到懸崖絕壁,據險抵抗。在打完最后一粒子彈后,他們毅然砸槍跳崖。人們稱他們為“狼牙山五壯士”。1943年3月,新四軍“劉老莊連”在與敵人戰斗中全部壯烈犧牲。東北抗聯第二路軍副總指揮趙尚志、八路軍副參謀長左權、新四軍第四師師長彭雪楓等身先士卒,在作戰中以身殉國。共產黨領導的敵后軍民團結一致、不畏強暴、反抗侵略的革命英雄主義氣概,是反“掃蕩”、反“清鄉”斗爭勝利的力量源泉。

      大生產運動

      大生產運動是克服抗日根據地困難的重要一環,總方針是“發展經濟,保障供給”。1939年2月,當困難剛剛露頭的時候,毛澤東就發出了“自己動手”的號召。1941年,黨中央再次強調必須走生產自救的道路。同年春,八路軍第三五九旅開進南泥灣實行軍墾屯田。他們發揚自力更生、奮發圖強的精神,使昔日荒涼的南泥灣變成了“陜北的好江南”。

       

      來源:《天天學習天天讀》公眾號